首頁 >  教育 >  施教心得

我們究竟需要怎樣的網紅老師

摘要:從前些年的復旦網紅老師陳果、考研名嘴張雪峰,到韓曉和鄧弋威,如今大量個性教師頻頻露面于各式互聯網平臺上,“網紅老師”這個群體,顯得越來越多元化

原標題:“網紅老師”越來越火 我們究竟需要怎樣的網紅老師

網紅老師張雪峰在鄭州高校講考研,聽講的學生擠滿了教室。

從前些年的復旦網紅老師陳果、考研名嘴張雪峰,到韓曉和鄧弋威,如今大量個性教師頻頻露面于各式互聯網平臺上,“網紅老師”這個群體,顯得越來越多元化。

同時,對于這個群體,輿論也并非沒有爭議和質疑。那么,我們要不要網紅教師?要怎樣的網紅教師?又如何看待網紅身份和教育的結合?

光會“皮”是靠不住的

得有真才實學加持才行

幾天前,嵊州市黃澤鎮黃澤中學開辦了一場教師讀書會,一位稍年長的化學老師在會上笑著說,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可以和他們學校的語文老師韓曉一樣,既能生活的快樂,又能教書教的更快樂。

對于這個老拍短視頻、總和學生打打鬧鬧又看上去有些“不務正業”的韓老師,“網紅加持”的她并沒有影響教學質量和社交生活——有趣和認同,是幾乎所有師生甚至家長,對這名“80后”教師的一致印象。

另一邊,浙江工商大學金融學院青年教師鄧弋威,也在網絡上玩得熱火朝天,完全沒有一丁點人們印象里,大學教授會顯得一本正經甚至略顯刻板的模樣——而且“皮”的外表下,更有著干貨加持。

鄧弋威擅長用實際案例來分析理論,“其實我一直堅持認為,書本上有的,網上隨便能找到的,自己很輕松能看懂的,不用我去教。我比較重視兩點:第一點是,這些知識在市場中是怎么體現的。” 鄧弋威舉例說,比如書上常講的產品、公式,在中國市場究竟適合不適合?如果不適合是為什么?這樣學生們就會覺得學得有意思、有用,而不是為了期末考試死記硬背。

大多師生表示認同

互聯網手段和學術結合起來

其實,像韓曉和鄧弋威這樣的“網紅老師”在這幾年里越來越多,人們看待這個群體的眼光和態度,也在隨著網絡時代化特色的滲透而轉變。

“我覺得老師的微信公眾號與B站視頻非常棒。”聽過鄧弋威上課的浙商大學生吳春波告訴錢報記者,有時在課堂上會有一些困惑的地方,有了這么一個有趣的渠道,就可以在課后進一步學習。

很多學生覺得,個性化教學上網的方式,可以經常在網絡上看到老師分享的一些趣事,會比較容易拉近師生間的關系,很多學生從不會主動去和老師聊天到可以跟老師暢聊自己的一些想法,“對我們來說非常有幫助。”

韓曉班級里的學生們,也有著類似的看法。正是調整了這種原本會顯得刻板固態的師生關系。師生間會更多地引發各種共鳴,這也成為兩者情感交融的基礎。黃澤中學的一位副校長在接受采訪時就曾表示,他們鼓勵像韓曉這樣個性化教學的老師,同時也更期待學校能夠隨著時代發展而變得更多元化。

浙江省教育評估院院長施建祥認為,時下的“青椒(大學青年老師的昵稱)”們“生在電腦里,長在網絡里”。相比老一輩老師,他們網絡技術玩得很溜,上課風格也更活潑,有親和力。但是信息技術畢竟只是手段,好的老師還是要把學術思想傳達給學生。不僅有趣,更要有內容。“我個人認為互聯網手段和學術兩者結合得很好的老師,目前是很稀有的。”

施建祥肯定了鄧弋威是學術內容和互聯網技術結合到位的典型,“他講的是金融期貨的內容,學術性強,有難度,但是鄧老師能用通俗的語言把這些內容表達好。”

“教學方法的掌握和手段的運用,是一門科學同時也是一門藝術。” 施建祥說,“一個教師,完成教學任務,把知識講出去,從教學的角度,只完成了任務的一半。教學效果和教學質量,取決于學生的接收和掌握程度。教師要把握好學術與通俗、嚴謹與趣味、講課與演講的關系,學術不等于深奧,趣味不等于隨便,要用通俗的語言,把學術道理講清楚,讓學生能夠通過通俗的語言聽明白一些深奧的道理,這是非常重要的。

老一輩學者持保留態度

“兩手都硬”才能消除顧慮

雖然受到了不少師生、家長的歡迎、認可,但在教育這個相對特殊的行業,一些老一輩學者,其實對“網紅老師”群體的發展,還是持有保留態度的。

復旦大學哲學教授張汝倫表示:“對學者來說,最重要的是做出有分量、有水平的研究。但如今不少青年老師忙著在各種公眾媒體或互聯網平臺上露臉,其根本原因是,他們希望找到一條獲得外界認可的捷徑。”

在這位“50后”教授看來,通過社交平臺傳播學術的內容質量也堪憂,“學者通過媒體平臺傳播知識、從事科普宣傳,那肯定是好事。但現在的問題是,有些老師不是在傳播知識,而是在簡化知識。”

張汝倫的觀點并非沒有依據。事實上,由于監管體系、平臺形式和市場發展依舊存在現實難題,很多“網紅老師”的傳播內容和方式方法尚待商榷。

此外,個性化定制學習服務激發了市場活力,但同時,一些機構培養的“網紅老師”有著較強的贏利屬性,會對如今觸網較早的青少年帶來深刻影響,因此“網紅老師”群體只有在法律和職業道德的框架下健康發展,才能減少輿論的擔憂。

所以,在絕大多數教育專家眼中,互聯網社交媒體的運用和嚴謹的學術研究,在當下的時代應當“兩手都硬”。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就告訴錢報記者,自媒體時代是崇尚多元化表達的,老師用業余時間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教學經驗是沒問題的,應當鼓勵老師平時多學習,把思想分享出去,這是老師們的自由和權力,“但是不能利用老師身份去線上培訓機構任職,這是違反國家相關規定的。同時網絡自媒體的運行也不能影響到教師的本職工作。‘網紅’本身是個虛的概念,沒有精確的定義,粉絲多就可以成為‘網紅’,這個身份是可以和教育者的身份統一的。”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網站法律顧問
茂名日報社(www.iyboge.tw )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告業務咨詢:13828687866 地址: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備案號:粵B2-20040638
香港赛马会摩星岭青年旅舍